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凯发娱乐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香港黑帮教父胡须勇逝世 一个特殊的香港黑道时代随之而去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9-05-28

  香港黑帮14K教父级人物胡须勇于上月离逝,他的一生,由街头暴力到转型从商,见证着香港独有江湖文化的演变。

  香港黑帮14K教父级人物胡须勇爱写诗,临终前,他凭诗寄意,写下数行诗,向一群江湖作最后道别。

  胡须勇真名潘志勇,在江湖打滚超过50年,一度雄霸香港旺区油麻地、尖沙嘴和旺角(油尖旺),也是以情业闻名的旺角砵兰街的街霸。在他的年代,任何人要涉足这些区域谋生,均要获得“勇哥”首肯。但尽管呼风唤雨,亦难逃生老病死的命运。十年前,胡须勇确诊结肠,病情一再复发,多年来进出医院,先后割去肝脏及胃部。2月20日晚上10时55分,终告不治,在荃湾港安医院与世长辞,享年68岁。

  跟随胡须勇13年的门生阿庄陪着潘志勇走完了最后一程。阿庄今年50岁,坐在他办公室里向我们回忆他与胡须勇的最后几天︰“勇哥走之前,已经十分消瘦,喝一口水都咳出来,他都知道自己不行了。”阿庄记得,胡须勇离世前一天思路仍很清晰,与亲友、门生对答如流,一众还帮他按摩手脚。翌日,阿庄北上工作,晚上接来恶耗 “勇哥走了。”

  14K原名“洪发山忠义堂”,本是前军官葛肇煌于1947年在广州创立的组织。1949年掌控广州后,葛肇煌及其帮众为逃避追捕来到香港,初为生存,后为利益,最后演化成唯利是图的犯罪团伙。14K分为36个字堆,大部份已老化式微,较活跃的剩下德、孝、毅、义、湃泸、大圈、实、梅等,现时帮众约13至14万人。

  胡须勇属毅字堆,在70年代成为14K油尖旺话事人(首领),旗下门生数以千计。他的白事,由直属门生合资200万港元,交托18人组成治丧委员会负责。3月14日,胡须勇的丧礼在6000平方呎、可容纳500人的红磡世界殡仪馆“世界礼堂”进行,黑白遗照置于礼堂正中,灵堂上有3幅挽联,自左至右分别写着“忠肝义胆”、“浩气长存”、“义薄云天”,胡须勇的红颜知己、澳门赌厅厅主司徒玉莲亲自以毛笔提下挽联︰“生无一堆土,常有四海心”。在灵堂外,纸扎祭品占满了半条街,有“潘志勇别墅”、“麻雀馆”、一个马场、三匹1比1比例的马匹,还有3辆纸扎汽车,从中可见胡须勇的一生最爱。下午4时10分,三头白的丧礼舞狮,伴随哀怨的乐声,跪着进入灵堂,为胡须勇的丧事掀开序幕。

  黄昏时分,馆外开始出现黑压压的人群,众多不同门派的江湖到来,艺人陈欣健、岑建勋也有出席,馆外长排着诀别花牌,白挽联上写的是“德高望重”、“德泽长垂”。

  香港警方亦严阵以待,出动上百名O记(有组织及三合会调查科)、反黑组及PTU(警察机动部队)警员,到场设置路障及警岗,控制现场环境及登记所有到场人士身份证,方可放行入内致祭。

  场面万人空巷,一名在场的警员也说︰“先人的朋友众多,前来致祭者不绝,是近年少见。”是夜,丧礼以道教仪式进行,各路江湖大哥在坛前上香,烟火袅袅、在道教的哀乐声中,各人忆起旧时代香港刀光剑影的江湖岁月。

  香港目前约有数十个帮会,当中人数最多及最活跃的包括和胜和、新义安、和安乐(又称水房)等,80年代末,香港警方曾估计这些大型黑帮组织,帮众达到20万人。各帮会以“坐馆”、“揸数”为帮中领导者,前者尤如一间公司内的行政总裁,后者称号负责帮会财务。

  和胜和现任坐馆外号“沙田Me”、前任揸数绰号“大华”、元老级人物绰号“大飞”﹔水房的前任揸数外号“子凤”﹔以及澳门江湖猛人“崩牙驹”的胞弟尹国雄,分别带同20至30多生到场拜祭。而行使世袭制,一直由向氏家族为龙头的新义安,麾下有“总管”之称的林江也致送了花牌,上面写着“典型尚在”。

  胡须勇出道于1970年代,当时的香港治安混,街头打斗行劫无日无之。连群结队的流氓互相追杀,争夺地盘。曾撰写大量研究香港黑社会论文及书藉的香港城市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教授、世界著名的黑社会犯罪专家卢铁荣形容,这属于传统街头罪行(traditional street crime)。

  清朝初期,中国出现一个反清复明的政治组织天地会,内部称为洪门,乃今日黑社会的雏型。图为当年天地会的腰凭,用以证明成员身份。图:《香港三合会来历、堂口与掌故》

  三合会福义兴于1886年已在香港存在,帮众大多是趸船和码头工人。图为一张早期福义兴转会费的收据,当年加入福义兴收费一元。图:《香港三合会来历、堂口与掌故》

  黑社会的传统仪式,随时代转变,如今已不复存在。在传统入会仪式中,新成员需要先通过两名身穿深服饰的三合会高层成员,方能走进祭坛做进一步仪式。图:《

  进入神坛后,龙头(又称坐馆,祭坛左边黑衣站立者)手执帮众授权他的旗帜,为新成员举行入会仪式。图:《

  举行黑帮仪式的祭坛前,会放备一个载满白米的红木桶,称为“斗”,喻意帮众数之不尽。在“斗”旁边的是代表帮会始祖“五祖”的旗帜。图:《

  “五祖”是指黑帮始祖洪门的五名祖师︰方大洪、胡德帝、李式开、蔡德忠、马超兴。他们来自少林,据说清朝初期,朝廷“火烧少林”后,五人秘密开展“反清复明”活动,人称“少林五祖”。每支旗帜代表一位“五祖”或负责保护“五祖”的人的姓氏。图:《

  在入会仪式上,新成员要以半跪方式,跨越一个贴有红锯齿状纸装饰的大型竹圈,纪念“少林五祖”成功逃离寺庙同时,亦标志着新成员摒弃旧生活,以重生姿态加入帮会。图:《

  香港黑帮内有多个职位,主要分为龙头、二路元帅、红棍、白纸扇、草鞋、四九仔,各人以装束及手势识别。图为白纸扇,又称“先生”,是社团军师,通常负责出谋献计及处理社团财务。图:《

  那段日子,毒品交易猖獗,成为黑道人士的主要收入。同时,在1973年的股灾及1974年能源危机后,香港经济因大围环境大受打击,大批工厂倒闭,失业率高企,小贩成为了香港基层求生之门,而警察及流氓就以威胁手段迫使小贩缴付“保护费”,拒绝付费的,打人砸档。

  当时15岁的胡须勇,读书不成,很快被这类同党招揽,加入黑道,成为14K成员。他由“最低层的”街头打劫勒索做起,23岁时凭借凶悍的行径,成为麻雀馆“睇场”(管理人)。当年胡须勇有一句很出名的格言︰“只要不被斩死,就会穷追不舍。”胡须勇之名,自此响彻。

  1975年,胡须勇眼见旺角麻雀馆常被内地来的黑帮(俗称:大圈)勒索踢场,由于大圈手段凶,香港本地黑帮亦不敢介入。年少气盛的胡须勇为了“上位”,主动请缨。胡须勇当时自己向麻雀馆班老板提议,叫他们装上电动门,而且给他买30把刀,他与自此以麻雀馆睇场的身份,边抽烟边坐着等。到第,“大圈帮”终于杀到,据江湖传说,当日胡须勇随即把电动门关上,率领门生手起刀落,斩个不停,最终麻雀馆内血流成河。当时麻雀馆的老板一直躲在秘密房间内,透过闭路电视监视整个过程,杀戮完毕后,满意地掏出一叠钞票送给胡须勇。

  经“大圈帮”一役,胡须勇一举成名,之后他一鼓作气率领众门生与其他黑帮展开连场厮杀,先后夺得附近夜场、麻雀馆、毒品档的话事权,势力一时无俩而在众多收归他旗下的“生意”下,最为人称颂是他一统香港地下红灯区旺角砵兰街。

  80年代,油尖旺一带一直由另一黑帮新义安控制,当时胡须勇锐意染指对头帮派的势力范围,经过连番恶斗后,胡须勇成功夺取油尖旺大部分夜场的睇场话事权,包括以情行业闻名的旺角砵兰街。那个时候,整条砵兰街站满工作者,在街上向途经的男客人大抛媚眼,合心意便双双到附近的时钟酒店进行交易。“当时整条砵兰街根本数不清有多少档,而马槛一定要“支公”(付保护费)才可批准营业。”在砵兰街经营马槛多年的江湖人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街头混战、警黑同流合污一直持续,当时市民常说,香港警察只是“有牌古惑仔”,直至廉政公署于1974年出现,局面才开始扭转。

  70年代加入香港警队的前反黑组探员李永雄忆述︰“廉政公署于1974年成立后雷厉风行地打击警队贪污,贪污情况有所改善,警察全力打击黑社会,包括制止及打撃黑社会的收入来源。”

  据香港警方数字可见,有关三合会的犯罪由1967至1968年的110宗,升至1976年的4089宗,升幅达37倍,同期,警方调查有关恐吓勒索的案件,亦从344宗升至4755宗,升幅达13.8倍。在警方的强力扫荡下,黑帮收入减少,需要开拓财源。

  当时胡须勇30多岁,已经累积一定资本,开始考虑转型。他由街头大哥,改为穿上西装、手戴十万金表,配以大哥大手提电话,出入商厦、电影场地及金碧辉煌的及。

  胡须勇在80年代香港电影业起飞之时,曾投资蔡子明创立的富艺电影制作公司,持有10%股份。不过二人合作不久,1992年4月16日,蔡子明在他位于尖沙嘴的电影公司门外遭遇杀,当场死亡。

  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香港电影业蓬勃,引来黑社会垂涎,发生多起以暴力手法强迫艺人减价拍电影的事件。但黑社会入侵电影界,并非人人都能从中获利,阿庄记得,胡须勇曾向他叹道︰“不该投资不熟悉的领域。”

  十个古惑,九个赌,一向以赌为乐的胡须勇在1988年决定染指赌业。当年,开始实行“叠马仔”(款中介)及包厅经营机制,胡须勇带着门生“过大海”到澳门发展,唯数年后澳门回归前,当地黑帮为争取利益而引发械斗。

  1995年年底,澳门及香港的黑帮为争夺澳门氹仔君怡酒店的君怡的利益发生多场血战,期后更有人在君怡酒店外放炸弹。另一宗大型黑帮冲突发生在1997年7月29日凌晨3时,当时离赌厅开幕前3日,两辆汽车在酒店门外用重型械AK47扫射,流弹打伤了一名保安及两名外籍游客,令澳门一度被一些国家列为“高危地区”。连场血战,让胡须勇深感澳门始终不是自己地盆,决定带队回港,重返自己的发迹地油尖旺。

  90年代,香港毒品市场以、K仔之类的“派对药物”为主。当年位于油麻地弥敦道“348的士高”,每晚都迎来大批年青男女跳舞饮酒吸毒作乐,成为全港最火爆的夜场。

  “2000年代,勇哥在348有股份,那是他另一个高峰。”胡须勇在纸醉金迷间,个盆满砵满,“不过勇哥从来不沾毒品,因他的死于毒品,对吸毒,他很。”阿庄强调。后来348经常发生打斗、藏毒、黑帮厮杀,不获续牌,于2006年3月结业。

  胡须勇力图转型,尝试涉足其他生意,惟事与愿违,在香港警方打击黑社会的卧底行动下,最后被胡须勇卧底揭发他曾在尖沙咀一个人派对中自称“14K洪发山”,其后被控违反香港法例“自称三合会社团成员”于2007年入狱。

  身陷囹圄的胡须勇,同时确诊患上症。阿庄记得,胡须勇2005年发现患上结肠,“之后医好了,以为没事,3年后来屙血,入院检查后才发现有个肿瘤,大到顶穿了胃部。”2014年尾,胡须勇割去一半胃部,身体开始愈来愈差,“他从不戒口,最喜欢吃煎炸食物,尤其是煎虾,但每次吃少量食物,也会呕出来,此后他愈来愈消瘦。”

  江湖有情,与症搏斗的胡须勇,一直得到昔日江湖好友陈慎芝从旁鼓励。今年68岁、昔日14K“慈云山十三太保”首领陈慎芝,与胡须勇相知相交30年,于1974年成功戒毒后,从事戒毒工作,并在1987年获选成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他自言念旧,与江湖中人仍保持紧密联系,在胡须勇的丧礼中,他是扶灵人。

  丧礼前夕,陈慎芝接受我们访问时透露︰“他化疗期间,有次我跟他通电话,期间我一直说他会没事的,但讲到最尾,我哭了出来,我说,我很不舍得你呀。”他说病塌中的胡须勇,已不像往日般凶悍,“万事以和为贵”,而且经常以“和事佬”身份拆解江湖恩怨,因而赢得很多江湖中人的尊重。“你看他每年生日,也星光熠熠就知啦。”陈慎芝说。

  有生之年,胡须勇每年生日都会在尖沙咀级酒店大排延席,宴请江湖朋友聚首一堂。历年来,列席者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陈慎芝说:“勇哥的生日已成为香港黑帮各大门派每年的聚会。”

  “胡须勇每次寿宴定必在台上唱歌,英文歌《Auld Lang Syne》(友谊万岁)、《Yesterday》都是他的饮歌。”陈惠敏对我们回忆说。他曾为14K帮会成员,亦出演不少香港黑社会电影。

  在胡须勇的丧礼前夕,陈惠敏于尖沙咀级酒店咖啡厅接受我们专访,他不讳言自己曾加入14K,与胡须勇识于微时,是同年代的江湖人。

  陈惠敏透露,在香港回归前一年,“江湖人”纷纷退居,洗手不干的大有人在。帮会中人行走江湖,都是为钱为利益,无人敢以下犯上,得罪“阿爷”︰“香港回归后,很多帮会中人都到大陆做事,大陆对每个江湖人的底子,全部一清二楚,比香港警察更厉害。香港的帮会没有人够胆与上面斗!”

  4年前,陈惠敏亦转到中国内地经营红酒生意,他一本正经强调说:“习主席上台后国家更强大,我很爱国的。”

  相对之下,胡须勇生前很少高调表达“爱国”论调,对此阿庄说︰“如今社团的人都说爱国,不过勇哥从来都不会涉足政治,他说过,以免说错了,会令人误会。”他又强调,他及一众都十分敬重胡须勇,故定必紧跟其格言。

  2012年2月,香港举行行政长官选战,候选人之一,现任特首梁振英的竞选阵营成员与乡事派成员在流浮山小桃园酒家饭局,被称为“流浮山小桃园饭局”,而饭局坐上客就包括江湖人。事件随即引起广泛关注。

  不过,新的江湖中人似乎没有将胡须勇的这句叮咛放在心上。近年多场政治运动中,都有涉及黑帮成员混入及参与。

  3月14日的夜晚,胡须勇的丧礼结束了,灵堂灯光熄灭。散席的人都在感叹,属于胡须勇那重情重义的江湖人都“走的走”、“去的去”,一个特殊的香港黑道时代也随之走了。